•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黨史研究

    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紅軍長征播撒的革命火種

    發布日期: 2021-12-06 來源:

    高寶新 郜耿豪

      秦嶺、伏牛山、大巴山等一系列山脈縱橫交錯,位于中國版圖的中心地帶。80多年前,湖北、河南、陜西三省交界的廣大地區,在星火燎原的土地革命戰爭中,在紅軍長征的滾滾鐵流中,誕生了一個為中國革命作出重要貢獻的根據地——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在中共鄂豫陜省委、中共陜南特委(即鄂豫陜特委)的領導下,紅25軍、紅74師等主力部隊團結帶領地方武裝以及根據地人民,為著崇高的理想信念,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克服重重艱險,前赴后繼、英勇不屈,用鮮血和生命創建和堅守了這塊革命根據地。

      戰略決斷:敢于決策、善于決策

      在哪里創建根據地?能否獨立創建和鞏固根據地?主力部隊離開后如何堅守根據地?鄂豫陜省委和陜南特委在面臨這一系列艱巨抉擇時,交出了合格的答卷。

      1934年11月16日,鄂豫皖省委根據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審時度勢,率領紅25軍高舉“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的旗幟,離開鄂豫皖根據地,實行戰略轉移,尋求創建新的根據地,從而踏上了漫漫長征路。鄂豫皖省委認為,要“把選擇的地區和整個革命形勢聯系起來看。東、南、北三個方向,都不合適,只應向西——鄂豫陜邊區發展?!奔t25軍轉戰桐柏山、穿越伏牛山,長驅1800余里,以2900人的弱小兵力,沖破20余倍之敵的圍追堵截,于12月8日由豫陜交界的鐵鎖關進入陜南。以陜南為中心的鄂豫陜邊地區,北靠秦嶺,南瀕漢江,回旋余地較大,滿足建立根據地的條件。這一帶曾受過黨和紅軍的影響,渭華起義的部隊、紅四方面軍、紅3軍、陜北紅26軍先后來過這里,人民貧苦且斗爭意識強,物產較為豐富,加之該地區位于國民黨中央軍與陜西地方軍閥勢力的交界處,敵人力量相對薄弱。經過慎重的研究分析,12月10日,鄂豫皖省委在庾家河會議上,作出決議毅然選擇在這里創建新的根據地,并決定改鄂豫皖省委為鄂豫陜省委,號召全體同志“為創建鄂豫陜蘇區而斗爭”。這解決了紅25軍長征后新根據地的選擇等重大問題,對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具有奠基意義。

      對于紅25軍能否獨立創建和鞏固鄂豫陜革命根據地,曾有過不同意見,甚至還有人主張入川與紅四方面軍會合。在1935年2月19日虎坪會議、3月10日華陽會議、4月中旬葛牌鎮會議等會議上,鄂豫陜省委就此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省委副書記、紅25軍政委吳煥先認為,鄂豫陜邊地區戰略位置非常重要,打個形象的比喻,是一個“香爐腳”,完全可以與川陜和陜北兩個根據地互為掎角。經過討論,大家思想逐步統一。省委號召全體同志克服怕苦畏難情緒,看清必然勝利的前途,堅持在鄂豫陜邊區創建新的根據地的決心不動搖。

      1935年7月15日,在得知中央紅軍北上的消息后,鄂豫陜省委當即召開會議,在沒有任何命令指示的情況下,主動作出紅25軍西征北上,配合黨中央戰略行動的決策。代理省委書記的紅25軍政委吳煥先代表省委給留在陜南的鄭位三、陳先瑞等人留下了指示信,就堅持和發展鄂豫陜邊游擊戰爭、鞏固根據地問題作了具體指示。遺憾的是吳煥先的指示信未能送達留在根據地的領導人。在同樣未能得到任何信息和指示的情況下,鄂陜特委和豫陜特委選擇了獨立堅守根據地。兩特委主動靠攏并通過聯席會議作出了合并組建陜南特委(鄂豫陜特委),組建紅74師,獨立開展游擊戰爭的決定。這一決定,符合根據地斗爭的實際,對于堅守鄂豫陜根據地具有重大意義。

      游擊戰爭:縱橫滌蕩,百折不撓

      “若沒有相當力量的正式武裝,便決然不能造成割據局面?!睕]有軍事斗爭的勝利,根據地的創建和堅守便無成功的可能。

      紅25軍先后打破兩次重兵“圍剿”,在根據地的創建和鞏固中發揮了主力軍作用。要創建新的根據地,必須首先摧毀國民黨反動統治在農村的基礎。1934年12月,紅25軍在吳煥先、程子華、徐海東等率領下,開始以大回旋的“飄忽”游擊行動,先南下湖北鄖西,又北返陜西商洛,再東進河南盧氏,西抵陜西藍田,一路橫掃當地民團武裝和反動政權,為根據地的建設掃清了障礙。要鞏固和發展根據地,必須打破國民黨軍的重兵“圍剿”。1935年1月至4月,紅25軍以靈活機動的戰術,積極尋求在運動戰中殲敵。先后取得蔡玉窯、文公嶺、石塔寺、九間房等戰斗的勝利,并攻占了柞水、寧陜、佛坪等多座縣城,粉碎了敵軍的第一次“圍剿”。在與強敵作戰的同時,紅25軍還采取“就地下種”的辦法,不斷派得力干部率小分隊創建小塊根據地。至5月初,紅25軍已在三省邊界地區建立了4塊根據地,初步建成了鄂豫陜革命根據地。隨后,紅25軍展開了第二次反“圍剿”作戰,面對敵軍30多個團的進攻,紅25軍決定采取“誘敵深入、先疲后打”的戰略戰術,以運動戰和游擊戰相結合,各個擊破敵人。6月初,紅25軍突破敵軍包圍圈,并于6月16日和7月2日取得了紫荊關和袁家溝口兩場戰斗的勝利。袁家溝口戰斗后,紅25軍轉兵外線作戰,盡力把敵軍調出根據地。7月13日,紅25軍北出終南山,威逼西安,前鋒直抵西安以南20余里的韋曲、子午鎮一帶,各路敵軍大為震撼,皆逡巡不前,第二次“圍剿”遂被打破。至此,以陜西商洛為中心區域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得以鞏固發展,達到全盛。

      紅74師百折不撓,獨立堅持游擊戰爭,浴血堅守根據地。紅25軍西征北上后,根據地面臨著極為復雜險惡的形勢。敵軍以20多個團的兵力,實行“劃區清剿”,企圖徹底摧毀根據地。紅74師在陜南特委的領導下,以陜南為中心,廣泛開展游擊戰爭,轉戰于鄂豫陜邊的20多個縣。國民黨軍驚嘆,紅軍“東西無方,去來無定,昨于彼而今忽此”。兩年間,紅74師進行了大小戰斗上百次,攻克了寧陜、佛坪兩座縣城,打破了敵軍從3個團到10多個團的三次大規模圍攻,殲敵約4000人,繳獲大批武器和物資,部隊發展到了2100多人。紅74師的游擊戰爭,有力地牽制了敵人,配合了紅25軍、紅二方面軍等紅軍的長征。1936年11月,紅一方面軍發動山城堡戰役時,紅74師轉戰華山腳下,聲勢撼敵,毛澤東曾表揚:“中央紅軍西征出動,你們就在南面鬧華山,配合得好??!”

      “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中共陜南特委于1937年4月率紅74師離開商洛到長安縣大峪口整訓。至此,持續兩年之久的鄂豫陜邊游擊戰爭宣告勝利結束。

      根據地建設:紅色割據,多措并舉

      根據地建設是黨創造新社會的初步實踐,黨的建設、武裝建設、政權建設、土地革命、經濟建設等工作千頭萬緒。鄂豫陜省委首先建立健全了黨的各級組織及黨領導的地方武裝。1934年12月下旬,中共商洛特委和抗捐軍第1軍成立。同月底,中共鄂陜特委和鄂陜游擊總司令部成立,下轄六路游擊師。1935年5月中旬,中共豫陜特委和豫陜游擊師成立。同時,省委還成立了中共山陽西區區委,組建了華陽、茅坪等游擊隊。這些游擊師、赤衛隊、抗捐軍等地方武裝,有力配合了主力紅軍的游擊戰爭。

      隨著紅25軍打破國民黨軍兩次“圍剿”,根據地規模迅速擴大,蘇維埃政權也在各地相繼建立起來。至1935年5月,根據地人口近50萬,耕地面積90多萬畝,先后成立了鄂陜邊區蘇維埃政府和10個區、46個鄉、314個村的蘇維埃政權。與此同時,鄂豫陜省委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措施,大力開展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嚴格執行蘇維埃的土地法令、勞動法令、經濟政策。1934年12月10日,發布《什么是紅軍》的政治傳單,申明了紅軍的性質和任務。12月20日,發布《關于商業政策問題》的布告,申明蘇維埃政府的商業政策原則是保證貿易自由,保護個體經商者和小商販的正當權益,促進物資商品的流通。1935年1月9日,發布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為占領鎮安縣告群眾書》,號召群眾組織自己的政府——革命委員會,建立自己的武裝——抗捐軍,分配土豪劣紳的田地給窮人種。這些政治傳單、布告、告群眾書,體現了鄂豫陜根據地政府的政策方針。陜南特委在堅守根據地的艱苦斗爭中,繼承和發揚了鄂豫陜省委的諸多政策,同時還根據實際情況和斗爭的需要,制訂和實施了一些符合黨的路線方針的政策和策略:積極開展統一戰線工作,調整了黨對地主、富農的政策,爭取“大刀會”等成為同盟軍,保護城鎮商業,保護郵政,保護學校等。這些政策和策略的貫徹實施,對于動員組織廣大人民群眾投身根據地斗爭,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分化瓦解反動營壘的力量,發揮了巨大作用。

      “打土豪,斗老財,窮苦百姓喜開懷;舊世道,翻了個,慶祝建立蘇維埃?!边@首流傳于鄂豫陜根據地的民歌,道出了貧苦群眾對根據地的擁護和熱愛。紅軍來到鄂豫陜邊,所到之處,鎮壓土豪惡霸,將沒收的大批財物分配給窮苦農民。一些“吃飯照影影,睡覺看星星”的貧苦群眾,分得了衣物、糧食和住房。幫紅軍、當紅軍,打土豪、分田地,成了根據地人民的自覺行動,出現不少父送子、妻送夫、兄弟爭入伍、父子同參軍的動人景象。在積極參加主力紅軍的同時,根據地人民還積極參加地方武裝,與當地民團、保甲力量作斗爭。這些地方武裝除配合主力紅軍參加大的戰斗外,主要是分散于各地活動,遇敵則“蜂擁”而戰,使敵防不勝防,“剿”不勝“剿”,處處挨打。

      鄂豫陜革命根據地是在鄂豫陜省委、陜南特委領導下獨立創建并堅持下來的,輻射影響了鄂豫陜三省,形成了與川陜、陜甘革命根據地的鼎足之勢,支持了陜甘,也牽制了進攻川陜的敵人,在戰略上有力配合了紅軍主力部隊的長征。在這片紅色土地上成長壯大起來的紅25軍北上陜北,對中國革命大本營奠基在西北發揮了重要作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艱辛而光輝的戰斗歷程,在中國革命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

      來源:《人民日報》

    Copyright @2014-2021 www.storyboardmkt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欧美精品videossexohd
  •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