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將帥傳奇

    開國中將吳先恩的“六大傳奇”

    發布日期: 2022-01-20 來源:

    胡遵遠

      開國中將吳先恩,1907年8月30日出生于河南新縣的一個貧農家庭。8歲起給地主家放牛,1926年在本村任農民協會宣傳委員,1927年1月任三鄉農民協會自衛隊中隊長,11月參加黃麻起義。1929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歷任黃安獨立團營政治委員、獨立師經理處處長,紅四方面軍總經理部軍需處處長、總兵站部部長、紅九軍供給部部長,抗日軍政大學二分校供給主任、晉察冀軍區供給部部長,湖北省人民政府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后方勤務司令部第一副司令員,北京軍區后勤部部長、軍區副司令員等職。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吳先恩將軍是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人民解放軍優秀的軍事、后勤指揮員,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50多年來,長期從事軍隊后勤工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后勤戰線的現代化、正規化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吳先恩將軍的一生,平凡而又偉大、光榮而又充滿傳奇,他的一生具有很多特殊的經歷。本文主要給大家說說吳先恩將軍的“六大傳奇”。

      一句話,管一生

      1927年11月,20歲的吳先恩帶領箭廠河的“敢死隊”奔向湖北七里坪,與其他鄉的農民自衛隊會合,參加黃麻起義。

      在黃安城保衛戰中,吳先恩胸部中彈受了重傷??粗粩橙苏碱I的黃安城,想起身邊無數犧牲和受傷的戰友,吳先恩問吳煥先(后任紅25軍政委,1935年犧牲):“今后怎么辦?”吳煥先告訴他:“只要死不了就要干革命?!?/p>

      1928年夏,吳先恩傷愈歸隊,得知哥哥和弟弟都被敵人殺害了,母親也死在監獄里,妹妹不知被賣到哪里去了,心頭悲憤難平。吳煥先問吳先恩的打算,他堅定地回答:“還是你那句話:死不了就要干革命!”從此,這句話就成了吳先恩的革命信條,深深刻在他的腦海里、滲進他的血液里,讓他一輩子始終如一地、堅持不懈地干革命。

    一席話,把糧征

      1934年11月,吳先恩任紅四方面軍總兵站部部長。紅四方面軍長征到了川西北,那里地廣人稀,又是少數民族地區。整個部隊都面臨一個嚴峻的問題:軍糧儲備已經嚴重缺乏,本地青稞產量又很低,怎么辦?

      吳先恩考察周圍藏區的情況時,發現有一處喇嘛寺內香火旺盛,里面的僧侶較為富裕,囤積了大量糧油。他想,何不試試做一做僧侶的工作?

      于是,他就和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主任張琴秋、紅三十三軍軍長王維舟組成代表團,帶著禮物走進喇嘛寺與僧侶“談判”。他們首先按照藏族的習俗跪拜活佛,然后宣傳黨的政策,并立下紅軍隊伍一定遵守當地習俗規矩的誓言。最終,他們為部隊籌集到牦牛1000頭、羊3萬只、青稞5萬斤、布500匹、酥油20萬斤等,一席話解決了糧食補給問題。

      吳先恩將軍生前經常說,做部隊后勤工作離不開群眾的支持和幫助。在土地革命時期的一次夏收保衛戰中,紅軍隊伍一時沒有了糧食供應,眼看著戰士們就要餓著肚子上前線了,他急忙找到鄉蘇維埃主席想辦法。于是,兩人一商量,就在村子里邊走邊敲大鑼,大聲喊:“鄉親們注意啦!打白狗子的紅軍現在斷糧了,各家做飯的時候多做一點,吃飯的時候少吃一口,省出來支援子弟兵?!庇谑?,到了吃飯的時間,村里的男女老少端著米飯、紅薯、南瓜、稀飯等省出的食物,依次倒入紅軍炊事員的木桶里……“軍民一家親”的動人畫面,令吳先恩和戰士們感動得熱淚盈眶、干勁倍增。

      一元錢,烙在心

      1936年2月的一天,吳先恩帶領一隊紅軍戰士翻越黨嶺山。黨嶺山是紅軍翻越的幾大雪山之一。途中,他們看見很多“凍僵”紅軍的遺體。當時,天上正下著大雪,很多遺體都被大雪覆蓋住了。他們忽然發現:在一個雪包當中,有一只手臂舉起。吳先恩走上前去仔細查看,只見這只手緊緊地攥著!他用力把手掰開,發現這手里面緊緊地攥著一個黨證和一枚銀元。他把這個黨證打開一看,上面寫著:劉志海,中共正式黨員,1933年入黨。這個時候,吳先恩看明白了,大家也看明白了,很多紅軍戰士都流下了熱淚。

      吳先恩默默地說:志海同志,你安息吧!你向黨組織交的最后一次黨費,我們一定把它交給黨組織。這只手臂、這個黨證、這幅雕像似的造型,給吳先恩和所有在場的同志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這個故事讓吳先恩、也讓很多人受益終生——對黨一定要始終如一、堅貞忠誠!

    一件事,益終身

      1936年,紅四方面軍第三次過草地時,吳先恩是兵站的負責人。面對一批住在兵站的傷病員,他正在為如何把他們安全地帶過草地而非常發愁。朱總司令對此非常關心,派人把吳先恩找來,問:“你們兵站有多少傷病員?”“600多?!薄坝卸嗌贀芎万咇R?”“有100多副擔架,200多頭騾馬?!敝炜偹玖铌P切地問:“有沒有能夠堅持走路的傷病員?”“絕大多數都不能走?!薄澳銈兇蛩阍趺崔k?”朱德望著吳先恩問。吳先恩沉默了。朱德踱了幾步,突然問:“200匹牲口馱的是什么?”“全部是槍支?!薄澳懿荒馨褬屩v出來馱傷病員?”

      吳先恩為難了:“那這么多槍支怎么辦呢?”“統統毀掉!”朱德毫不猶豫地說。吳先恩望著朱總司令說:“按照規定,毀槍是要受處分的?!敝炜偹玖顒忧樗f,這個規定好,但是,同志!情況不同了,過去是人多槍少、現在是人少槍多,人是最寶貴的。多一個人,革命就多一份力量,有了人,不愁將來沒有槍?!敝炜偹玖罱又鴪远ǖ卣f:“就這么辦,要人不要槍。把槍統統毀掉,如果受處分,由我替你頂著?!敝炜偹玖羁吹竭€需要一些馬匹才能把所有傷病員帶走,就親自打電話給各部隊,要求把能抽出的騾馬和牦牛都抽出來,領導干部有兩匹牲口的抽出一匹,他自己帶頭抽出了一匹牲口,最終把所有傷病員帶出了草地。

      這件事,讓吳先恩很受教育,特別是朱總司令那種生命至上、官兵情深、身先士卒的高尚品質和優良作風,讓他欽佩不已、崇尚無比!

    一個人,孤軍行

      1936年11月,紅四方面軍黃河以西的部隊改稱西路軍,開始西征。當時,吳先恩為紅9軍供給部的部長。

      1937年1月31日,西路軍在甘肅省臨澤縣倪家營子與國民黨軍發生激烈戰斗,傷亡慘重。吳先恩帶領的一個醫院和一個警衛排被圍在一個堡子里,與敵人進行戰斗。最后,他們的子彈、手榴彈全部都打光了,就抄起老百姓院子里的鋤頭、斧子和敵人進行死拼……戰斗一直持續了3個晝夜,終因寡不敵眾,400多名紅軍傷病員大部分被敵軍殺害,只有六七個人與吳先恩一起沖殺出來。 倪家營子一役,整個西路軍都損失慘重,剩下不足3000人,撤至祁連山。

      經過4個多月的艱苦作戰,西路軍幾乎全軍覆沒。 3月14日,西路軍指揮部決定編為3個支隊分開行動。吳先恩被分到副總指揮王樹聲率領的約700人組成的那個支隊。在黃番寺,他們又一次與馬家軍的兩個旅發生激戰,多數人犧牲?;鞈鹬?,吳先恩帶著40余人沖出重圍,迅速通過沙漠,進入祁連山深處。

      隨后,他們向東南翻過兩個山頭,奪取了國民黨軍的一個馬場,挑選了40多匹馬,備上馬鞍,繼續轉移。在路上,他們再次與一股敵人騎兵相遇。由于紅軍騎的馬沒有受過正式訓練,打起仗來不聽使喚。戰至黃昏,傷亡過半。突圍后,吳先恩身邊僅剩下22名戰士,其中還有3名戰士是輕傷員。

      吳先恩下令殺了兩匹馬作食物,放了其余的馬,改為步行,沿著祁連山繼續朝東南方向尋找隊伍。3月底,他們發現山下駐有馬家軍的一個排,于是,他就著趁天黑悄悄地摸進村,沒開一槍,就端掉了這個排、補充了彈藥。然后,夜行曉宿,邊走邊打聽紅軍的消息。

      為了防止再與敵人遭遇,吳先恩決定讓大家化裝成要飯的,去蘭州尋找紅軍聯絡處,對外統一稱是四川和漢中的商人,碰到馬家軍和紅軍打仗,錢和行李都丟了。于是,他們一邊要飯,一邊向蘭州方向走。4月中旬,他們走到陜甘交界的一個小山村,再一次被馬家軍包圍,雙方戰至天黑。晚上突圍后,吳先恩身邊只剩12人,短暫休息后繼續前進。走到黃河邊時,吳先恩身邊只剩4個人了。他的警衛員和另一個戰士病倒了,只好安置在老鄉家。于是,他就帶著小戰士史明華化裝通過黃河大橋,進入蘭州城??墒?,在這里沒有和紅軍聯絡上,兩人決定經漢中去延安。

      到了漢中,史明華留下養傷。吳先恩只剩孤身一人繼續向延安方向走去。路上,吳先恩遇到一個姓張的同路人,他們邊走邊聊。當吳先恩說自己是四川人時,老張就說:“在四川有個叫吳先恩的紅軍大官,正被國民黨懸賞好多錢,你要是發現了,是一筆大生意呀!”吳先恩聽后,擇機離開了那個姓張的人。

      6月中旬,吳先恩歷經千山萬水、吃盡千辛萬苦,終于來到了紅軍前敵總指揮部所在地——陜西云陽鎮,見到了總指揮彭德懷。他緊緊地握住彭德懷的手,激動得不知說什么才好。彭德懷說:“你回來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庇谑?,就派車把他送到了西安紅軍聯絡處。吳先恩又從西安再搭乘汽車,終于回到了延安。他在路上整整走了108天!吳先恩死里逃生,活著回到延安的消息傳開后,人們又驚又喜,好多戰友都跑來看望他。

      時任紅軍總司令的朱德聞訊,也親自來看吳先恩。見面后,朱德見他頭發很長、身上很臟,馬上讓人帶他去洗澡、理發、換衣服,然后親自囑咐說:“吳先恩是個好干部,過草地的時候我們在一起,他吃了很多苦,你們要多關照。他需要什么,就給什么!”

    一封信,見忠貞

      1986年9月,吳先恩病危,他對兒子和醫生說:“我的病可能治不好了。我死后,遺體解剖,把病搞明白,為救治更多的人積累經驗?!彼€囑咐子女:喪事從簡,能為國家省一點是一點;不準干涉組織對他的評價;不能向組織提出任何要求;葉落歸根,將骨灰撒在大別山。吳先恩一直在部隊后勤領導崗位上工作,一生都和錢打交道,雖然經手的錢財無數,但從不為自己謀求利益,更沒有留下任何遺產。

      1987年3月15日,吳先恩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不顧病痛的折磨,以超人的毅力,用了近兩個小時親筆寫下了一封遺書——《向黨告別》。

      親愛的黨,我是您從苦海中拯救出來的,并把我引進了革命隊伍的。60多年來,在毛主席、在黨的領導教育下,鍛煉成為一個革命戰士。但我對革命工作沒有做出成績,辜負了黨的教育,在我將要離開黨的時候,我衷心希望中央更加緊密的團結,率領全黨全民向資產階級自由化作斗爭,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使四個現代化更快的發展……

      我在北京軍區黨委領導下,做了多年后勤工作,但也沒做出成績,對不起黨委,對不起同志們……

      在我將要離開黨的時候,是多么想念黨,想念我的戰友啊!

      吳先恩將軍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為共產主義理想奮斗的一生。他堅持原則、顧全大局、胸懷坦蕩、剛直不阿,為廣大黨員干部樹立了人生標桿,生動地詮釋了我們黨政治文化的豐富內涵。

      我們要永遠懷念他、學習他!

      來源:《大別山干部學院》

    Copyright @2014-2021 www.storyboardmkt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欧美精品videossexohd
  •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