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偉人足跡

    董必武脫險記

    發布日期: 2021-12-29 來源:

    陳志剛

      董必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勛、中國共產黨第一代主要領導人之一。在波瀾壯闊的革命生涯中,他經歷了數次驚心動魄、生死攸關的危險時刻,每一次均憑著自己的沉著冷靜、戰友的掩護以及人民群眾的支持,最終化險為夷。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后董必武成功脫險便是其中一例。

      1927年7月15日,汪精衛在武漢召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擴大會議,與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同流合污,公開宣布與共產黨決裂,隨即對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實行大屠殺,史稱“七一五反革命政變”。在“寧可錯殺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網”的反革命血腥口號下,白色恐怖籠罩著整個武漢。一度是國民大革命中心的武漢,轉眼間便變成了反革命的殺人場所,無數革命黨人和工農群眾慘遭毒手。12月17日,時任武漢衛戍司令的桂系軍閥胡宗鐸、陶鈞等一伙反革命劊子手,將曾經出席中共一大的代表李漢俊殺害。反動派在公布殺害李漢俊的“布告”旁邊,還同時貼了一張懸賞告示:誰獻來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的人頭,可領取一萬五千元現洋的獎賞。

      國民黨反動派錯誤地認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為貪圖豐厚的賞金,自然會有人主動地給他們送來董必武的人頭。殊不知,在幾天之后,董必武被人巧妙地送上了一艘由漢口太古碼頭開往上海的英國輪船“安慶號”,從而平安地脫離了虎口。護送董必武脫險的人,是與他素不相識的兩個平民老百姓,一個名叫袁祥福,一個名叫袁祥壽。他們倆是堂兄弟,并且是在同一條船上做事的長江船員。哥哥袁祥福,是“安慶號”的水手頭佬(水手長);弟弟袁祥壽,是水手二頭佬(副水手長)。

      袁祥福和袁祥壽有一位僑居日本的伯父,此人在日本成家立業,生了兩個兒子袁方宇和袁育宇。袁方宇在東京帝國大學讀書期間,結識了不少中國留學生,其中就有一個名叫潘怡如的中共黨員。1927年秋,袁方宇接到其岳父萬秉臣從武漢寄來的家信,信中說自己已經替他謀得了漢口日信洋行三買辦的職位,福利待遇優厚,要他趕快回國到漢口來就職。恰巧潘怡如有個親戚在武漢國民政府里面擔任要職,他也要到武漢謀個安身立命的職位。于是,袁方宇和潘怡如兩人結伴同行。兩人到達武漢時,適值武漢風云突變,蔣汪合流勾結,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和工農群眾甚至國民黨左派人士,革命烈士們的鮮血灑遍了武漢三鎮。很多人對革命前途悲觀失望,害怕濺上“火星”,聽到“革命”二字便覺膽戰心驚,在漢口日清公司當大買辦的萬秉臣更是如此。

      12月20日這天,袁方宇將董必武和潘怡如領到萬秉臣家來避難。萬秉臣知道對方身份后,嚇得面如土色,害怕自己受到牽連,立即離開自己的寓所,跑到漢口法租界里面躲起來不見面。萬秉臣兩天沒有回來,袁方宇怕他捅出婁子、惹出麻煩,便建議董必武和潘怡如馬上離開這里,否則后果不堪設想。鑒于形勢越來越險惡,潘怡如也認為此地不宜久留。正在這危急時刻,恰逢一艘由漢口太古碼頭往返上海的英國輪船“安慶號”到達武漢,準備開往上海。袁方宇立即奔上“安慶號”,找到自己在這艘輪船上做事的兩個堂兄弟想辦法,請他們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將董必武和潘怡如安全帶走,以免他們慘遭國民黨反動派的毒手。

      當時在武漢,敵人封鎖搜查嚴密,暗探特務活動頻繁,無孔不入。為避免暴露,董必武和潘怡如在船上不能和其他陌生人接觸,而袁祥福雖然是這艘輪船的水手長,卻沒有享受單人房間的資格,只能和普通水手們住在一起。袁祥壽就更沒有那種條件和待遇了。不過,袁祥壽負責管理著一個位于底艙堆放水手勞動工具的小房間??墒?,這個小房間里面放滿了油漆等亂七八糟的雜物,只能容納一個人站立著。袁方宇回來,立即將情況詳細地告訴了潘怡如。潘怡如認為:應該把機會讓給董必武,因為董必武是黨的重要領導人。寧可讓自己擔當風險,也決不能讓董必武暴露。潘怡如在與袁方宇仔細商量研究后,制定出了一套周密詳細的秘密護送董必武脫險的計劃,旋即離開了萬秉臣家,去做必要的準備工作。

      12月22日,北風驟起,氣溫驟然下降,黃昏時候襲來了一陣猛雨。這天,袁祥福冒雨來到萬秉臣家中,想趁著下大雨的良好時機將董必武接走。當他聽了護送董必武上船的計劃后,又立刻返回“安慶號”,取來了一套半舊半新的船員制服。董必武脫下身上的黑皮袍,換上了船員服,對著穿衣柜的鏡子一照,滿意地說,“剛好,像是訂做的一樣!”袁方宇提議:“我們先吃點東西,待會兒好上路?!?/p>

      入夜,漢口江漢關的大鐘,重重地敲了11響。袁方宇穿上呢子大衣,出門叫來人力黃包車。黃包車來到門口時,董必武已經等在門前,只見他衣冠楚楚,神采奕奕,儼然是一位高級船員。兩部黃包車載著董必武和袁祥福,大搖大擺地從漢口中山大道通過,轉進江漢路,到達海關鐘樓下的太古碼頭前停下。掛有英國國旗的“安慶號”正??吭诖a頭邊。袁祥福跳下車,接著又扶董必武下了車,隨后領頭通過囤船棧橋,把董必武領到輪船大艙間,從中樓梯一前一后地上了三樓。

      剛到三樓,他們就碰上一個值班的船員。袁祥福害怕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與他隨便打了個招呼,就領著董必武從船頭下到船底艙,直奔那間存放水手勞動工具的小房間。袁祥壽此時早已在那里等候。3人擠進去,把門帶上。袁祥壽對董必武說:“您是我們的客人,但因情況特殊,只好委屈您了。白天,無論發生什么事情也不能開門。因為這條船的船長、大管輪和二管輪全都是英國人,他們是什么壞事都干得出來的?!倍匚涓屑さ貙λ麄冋f:“謝謝你們替我操了心、擔了風險,我一定按照你們的吩咐行事!”

      江漢關傳出午夜的鐘聲,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袁祥福和袁祥壽告別了董必武,把小房間的門反鎖上。第二天上午9點半鐘,“安慶號”離開漢口,開往上海。這艘輪船,一般要經過5天航行才能到達上海。每當中午和傍晚的時候,袁祥壽都裝著到小房間里尋找勞動工具,偷偷地給董必武送飯。事實上,潘怡如通過家里親戚的關系,也上了“安慶號”,并在暗中保護著董必武。就這樣,董必武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武漢這個異常危險的地方。

      “安慶號”駛達上海之后,袁祥福按照事先的計劃,到日本領事館用化名替董必武辦了一張護照,并幫他買了一張由上海開往日本的“神戶丸號”的船票。潘怡如的護照和船票,也由上海秘密黨組織替他辦理好了。此后,董必武、潘怡如同船抵達日本東京。一到東京,潘怡如就拿著袁方宇寫給弟弟袁育宇的信,把董必武帶到袁育宇家,請他安排董必武住下。董必武在日本東京住了半年,后來又受黨組織的派遣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列寧學院學習。此后,曾多次化名陳重畢,給在漢口工作的袁方宇寫信,感謝袁方宇、袁祥福、袁祥壽等人對他的救命之恩。

      來源:《黨史縱覽》

    Copyright @2014-2021 www.storyboardmkt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欧美精品videossexohd
  •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