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
    您所在的位置: 湖北黨史 >  英烈風采

    熱血灑幕阜 旌旗展鄂南--記革命英烈彭制

    發布日期: 2022-02-24 來源:

      

      彭制(1904-1927),原名彭傳新,又名彭齊賢,湖南省嘉禾縣人。1925年畢業于嘉禾縣甲種師范學校,1926年初入廣東國民政府中央軍事委員會憲兵教練所學習,6月參加北伐。期間加入中國共產黨。9月,被湖北省以農協特派員的身份派到崇陽縣做農運工作,先后任中共崇陽縣特支書記、崇陽縣農民協會委員長、國民黨崇陽縣黨部書記長、中共崇陽部委書記和縣委書記。1927年8月被反動派殺害,殉年23歲。

      

      1904年,彭傳新出生在湖南省嘉禾縣高塘村。父親彭光湘,乳名仙賜,是村里較為殷實的農戶;母親李金嬌,是城內國學李芷升的長女。彭傳新因是家中的長子,父母親依其在家族中的輩分,取名為“傳新”;其外公又從《論語·里仁》中拆字,為其取名為“齊賢”,對彭傳新寄予了莫大的希望?!褒R賢”即“見賢思齊”之意,為彭傳新的成長起到了很好的潛移默化作用,使彭傳新逐漸成為一名愛憎分明、虛心好學、不斷進取的好青年。

      1921年,彭傳新的姑表弟蕭克(嘉禾縣灃頭鄉小街田村人,1926年參加革命,1955年授上將軍銜,著有《蕭克回憶錄》等)轉入太平庵小學就學。自此,表兄弟倆人先后在太平庵小學、嘉禾縣甲等師范學校(簡稱“嘉禾甲師”)一起同讀五年。在校期間,他倆學習互相鼓勵、生活互相關心,不僅情誼濃厚,而且志向相投。當年,軍閥混戰,連年不斷,太平庵小學新來的一位教師經常向學生講南北戰爭、五四運動,激發了彭傳新和蕭克等學生對整個社會現實的不滿,對國家前途命運的擔憂。

      1923年秋,彭傳新與蕭克到嘉禾甲師就讀。當年6月,嘉禾縣成立中共黨小組和青年團特別支部,以“新文化研究所”為名,在嘉禾縣開展革命活動,嘉禾甲師的教師大部分都在衡陽省立三師受過革命熏陶。該校不僅有10多名教師是青年團員,唐朝英、譚步昆等人還是嘉禾縣黨組織的發起人和負責人。他們把嘉禾甲師作為開展革命活動的據點,組織進步學生成立有馬列主義性質的“共學社”,宣傳新思想、新文化,努力啟發青年學生的思想覺悟。彭傳新與蕭克積極參加到“共學社”的組織中去。他們經常閱讀《向導》《新青年》等進步書刊,成為當時甲師最活躍的進步青年。1924年1月,彭傳新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積極參加到嘉禾縣黨團組織的“除軍閥、除國賊,提倡國貨,抵制日貨”運動之中,思想不斷受到洗禮。

      1926年2月,當得知蕭克只身赴廣州考入國民政府中央軍事委員會憲兵教練所后,彭傳新也趕到了廣州,入憲兵教練所第二期(隨后并入黃埔軍校),經過短時間的學習,迅速成為一名既有文化、又懂軍事的青年軍人。

      5月,彭傳新被提前分配到擔任北伐軍先頭部隊的國民革命軍第四軍葉挺獨立團任職。北伐軍所向披靡,彭傳新勇敢作戰,尤其在著名的汀泗橋戰役中表現突出,受到部隊首長的表揚,并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他在黨組織的培養教育下,成長為一名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

      

      1926年9月,北伐軍攻占武漢。此時,湘、鄂兩省的工農運動風起云涌。為鞏固和發展革命斗爭成果,加強黨對農民運動的領導,中共湖北地方執委決定從軍隊中抽調一批優秀黨員干部到地方開展農運工作。彭傳新以湖北省農協特派員的身份被派到崇陽縣開展革命活動,并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彭制,在縣交通員的引領下來到崇陽。

      彭制一到崇陽,就向中共崇陽縣支部的同志調查了解崇陽縣的風情民俗及北伐軍過后的工作情況,并迅速進入了角色。

      首先,著力抓黨的建設,使崇陽縣黨的地方組織不斷建立和發展。僅一個月時間,彭制便在崇陽縣城關和大沙坪一帶發展了10多名中共黨員,在兩個區建立共產黨支部,并且培養了一大批革命積極分子。11月,成立了以彭制為書記的中共崇陽縣特別支部委員會。隨即分工各個支委成員深入基層,開展工、農、青、婦運動,加快共產基層組織和群團組織的建立發展。12月,在城關天主堂召開全縣第一次黨員代表大會。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崇陽部委會,選舉產生了部委負責人,彭制當選為部委書記,邱指佞任組織部長,沈蘅蓀任宣傳部長,葉重開任軍事部長,沈昌亞任農運部長,張九疇任工運部長,汪元寶任婦女部長,直接領導全縣5個黨支部、150余名黨員。會上,他動員全體黨員深入到工農群眾中去,重點吸收工農積極分子入黨,發展壯大黨的組織,積極開展宣傳活動,全縣迅速掀起了工農革命的高潮。

      在組織建設中,彭制不僅注意數量的發展,還注意質量的提高。1927年1月,彭制發現黨的區鄉組織中,有些黨員思想不純、作風不正,違犯黨的紀律,便于3月中旬召開中共崇陽部委第二次黨員代表大會,主要任務是整頓組織。在部委班子人員中,他以批評和自我批評為武器,開展積極的思想斗爭;對區鄉3名違犯紀律、有劣跡的黨員進行了堅決的清除處理,嚴肅了黨的紀律。彭制這種敢于斗爭的精神,體現出他愛憎分明的性格,從而提高了全縣黨員隊伍的質量。當年5月,彭制按照上級的指示,將中共崇陽部委更名為中共崇陽縣委,組織擴大到8個,黨員發展到210余人。

      彭制十分注意農民武裝建設,保護農民運動的持續開展,為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增添了力量。軍人出身的彭制到崇陽不久,就派共產黨員葉重開將游動在虎爪一帶的民團武裝60余人召回縣城進行整訓,將其改編為崇陽縣保衛總團。1927年12月,中共崇陽部委軍事部建立,彭制將這支武裝交由中共崇陽部委軍事部長兼國民黨崇陽黨部保衛部長的葉重開掌控,抓緊了對這支隊伍的整頓和建設。同時動員大批工農積極分子參加保衛總團,選派黨員擔任骨干。彭制還親自抓保衛總團的軍政訓練,按在黃埔軍校學來的方法培訓士兵,使這支隊伍真正成為我黨在崇陽的第一支武裝力量,在支持區鄉農會持續發展和農民行使當家作主權力中發揮保障作用。為了打退夏斗寅反動勢力的反撲,彭制召開縣委會議,決定將縣保衛總團和大沙坪保衛團合并,組成100多人槍的“崇陽農民自衛軍”,成為反擊國民黨反動派進攻的一支中堅力量。

      彭制年紀雖輕,卻有較強的組織能力,善于結合班子人員各自經歷來安排職務,并根據各人的特長來分配工作,使全縣各項工作開展得井井有條、有聲有色。宣傳部長沈蘅蓀是在縣城關成長、武昌就學、善于言辭、交際廣泛的本地干部,又是中共崇陽縣支部的第一任書記。北伐軍過后,國民革命的首要任務是宣傳發動群眾。彭制觀察到沈蘅蓀的優勢和特長,分工沈蘅蓀主抓宣傳。工作中,沈蘅蓀不僅協助彭制多次組織大型的集會游行,大造聲勢,還利用自己人熟地熟的人脈關系,發現文藝人才,組織文藝宣傳隊,短期內編排多個文藝節目,深入城鄉進行宣傳教育,對大革命的發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農運部長沈昌亞回崇陽之前,曾在武漢地區負責過鄂南諸縣農民運動的聯絡工作,對農運工作有較多的了解和經驗。彭制分工沈昌亞協助自己主抓農運工作。農村出身的沈昌亞懷著極大的熱情,跋山涉水,深入到大山區調查發動,建立區鄉農會組織。不到3個月時間,全縣就建立了6個區、78個鄉的農會組織,會員3萬多人,其中由沈昌亞親自發動組建的超過三分之一。崇陽縣的農會工作一躍進入全省的先進行列。軍事部長葉重開大學畢業,此前在湘軍葉開鑫部當過半年文書,北伐軍過后積極參加國民革命運動,賣掉家里的田產30余畝辦農民武裝。彭制獲息后,根據葉重開的經歷,高度信任葉重開辦農民武裝的信念,不僅在先后成立的中共崇陽特支、中共崇陽部委、國民黨崇陽縣黨部中分工葉重開主抓農民武裝,擔任縣保衛總團的團總;在夏斗寅叛匪襲擾崇陽時,又推選葉重開任崇陽縣農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兼農民自衛軍隊長。工作中,葉重開按照“農民武裝服務農民”的標準選拔帶隊的士兵,認真組織軍政訓練,細致地做好士兵的思想工作,不斷提高農民自衛軍的素質,做到每戰必克,最后帶領農民自衛軍參加湘贛邊秋收起義,為井岡山根據地的開辟和創建作出了貢獻。彭制在崇陽工作期間,正是崇陽的工農革命運動從小到大、蓬勃發展時期,他這種知人善任的組織能力,正是他名字中“見賢思齊”人格品質的體現。

      彭制不僅有較強的組織能力,還有較強的宣傳鼓動才能。1926年11月中旬,崇陽縣農民協會成立,彭制任委員長。自此,崇陽縣的國民革命運動進入以農會為主,工、青、婦等群眾組織積極參加的快速發展階段。在宣傳鼓動方面,彭制不僅大張旗鼓地領導區鄉農會開展抗租抗債,多次召開大規模的群眾大會來控訴土豪劣紳的罪行。在全縣第一次婦女代表大會上,彭制宣講說:成立婦女協會的目的就是使廣大婦女從封建社會的污泥中解放出來,過男女平等的生活。姐妹們要勇敢地站起來,要自己尊重自己,要有自己的理想和尊嚴,不能隨意任人擺布。古人尚且有“女兒立志,不讓須眉”的氣概,我們新時代的婦女,更應該自強。參加會議的婦女代表被迅速鼓動起來,全縣婦女會員迅速發展,農村婦女識字班、縣城女子學校迅速建立,以婦女為主體的破除迷信、查禁賭博、剪發放足等革命運動在全縣迅速開展起來。

      彭制還非常講究斗爭策略,善于團結國民黨左派一起開展對敵斗爭。1927年3月,縣農協執委召開如何斗爭大惡霸沈特荃等人的公審大會,對是否由國民黨縣政府縣長徐德全出面主持,爭論熱烈。面對當時的革命形勢,彭制從大局出發,明確指出:現在是國共合作之時,我們共產黨人應當顧全大局,因勢利導。這次大會由徐縣長主持,將會擴大影響,造成聲勢,效果更好。由于彭制高瞻遠矚,以理服人,使大家的意見得到了統一。彭制在大會上說:今天我們斗爭土豪劣紳沈特荃,是因為他依仗著反動派的勢力欺壓剝削我們,魚肉百姓。我們要想排除苦難,過上平安生活,就必須齊心協力,扭成一股繩,砸碎封建社會加在我們窮人身上的鎖鏈。今天該是我們揚眉吐氣的時候了,大家要將世世代代所受的苦、遭受的罪統統講出來,有冤鳴冤,有苦訴苦。他的話激發了參加公審大會群眾的情緒,那些深受土豪劣紳欺壓的窮苦百姓便紛紛上臺,控訴沈特荃的滔天罪行。為打擊反動勢力,大會除當場處決了罪大惡極的大惡霸沈特荃、陳全壽外、蔡德興。公審大會極大地調動了全縣人民群眾的斗爭積極性,使崇陽的農民運動形成了強大的革命聲勢。

      

      1927年7月15日,武漢的國民黨右派公開背叛革命,形勢十分險惡。當月下旬,彭制接到董必武的命令,帶領崇陽農民自衛軍于月底前趕到咸寧柏墩集結待命。不料農軍隊伍開到目的地時,董必武已經離開,只見到他留下的一張字條:“有力量可赴廣東,無力量暫過山林生活”。于是,農軍于8月4日晚重回到崇陽縣城,又受到大沙坪大惡霸魏石峰帶領的反動民團的襲擊。彭制協助葉重開組織農軍奮起還擊,擊斃了大惡霸魏石峰,打贏了縣城反擊戰。會后,彭制組織農會干部到區鄉收集槍支40多支,隊伍又增加30余人。國民黨當局目睹崇陽農民自衛軍不斷壯大,萬分恐懼,急調十三軍前來圍剿。為了保存好這支農民武裝,彭制召開縣委會議決定,按董必武的指令,由縣委軍事部長率農軍向南轉移。8月中旬,彭制親自將農軍送至通城縣城,使這支農軍與通城農軍匯合,在羅榮桓等領導下,開往江西省修水縣城,參加了9月9日由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

      縣農軍離開崇陽后,國民黨反動的縣政府當即成立九區聯防團,反動派到處張貼“通共者殺,資共者殺,窩共者殺”的布告,白色恐怖籠罩崇陽。彭制從通城返回后,布置各級組織暫?;顒?,縣委人員疏散隱蔽起來,共產黨員全部轉入地下,作長期斗爭準備。

      1927年8月下旬,彭制潛伏在農運部長沈昌亞家里。一天早飯后,彭制從葉家埠上船到洪下,準備搭大船去武漢。不料剛一上船,便被當地一伙反動分子抓住。反動分子將彭制先后押到被其處決的大惡霸陳全壽、蔡德興、魏石峰家里,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最后被大沙坪的大惡霸魏祥志暴打致死,殉年僅23歲。

      彭制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嘉禾縣的父母并不知情。1933年,身為紅八軍軍長的蕭克軍團轉戰湘鄂贛蘇區,才得以知曉。無奈蕭克軍旅繁忙,無法把情況傳遞回家,直至新中國成立后,才用書信告知了彭制的三弟彭傳丙。當年,彭制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確認為革命烈士。

      彭制是中共崇陽縣委第一任書記,雖然生命短暫,但業績永存,崇陽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來源:崇陽縣史志中心

    Copyright @2014-2021 www.storyboardmkt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微信公眾號

    手機版

    欧美精品videossexohd
  • <p id="1ohx8"><del id="1ohx8"><menu id="1ohx8"></menu></del></p>
    <pre id="1ohx8"><s id="1ohx8"></s></pre>
  • <track id="1ohx8"></track>